皈依要事師

有很多人非常奇怪,盧勝彥上師的法號是蓮生,而他的弟子法號的第一個字全是「蓮」字。這不是很奇怪嗎?照一般慣例,師父的法號同弟子法號的第一個字是有別的,例如我的皈依師是印順導師,我的法號是慧彥,皈依樂果法師時,法號是道彥等等。

其實,我將法號,師與弟子同一字號,其理有三:

第一,果境相等。我盼望所有弟子的修行,其果報的境界同我一樣,人人都可以往生蓮池世界。

第二,道法相親,我將弟子法號同我法號不分字,得到道法不分的境界,我們是一體三寶,更能親近,上師之法,直傳弟子,人人同沾法益,不分親疏,一律得益。

第三,師徒一家。我本來就有如此想法,徒弟的修行若得妙法,有時候青出於藍,更勝於藍,我盼望學生的修行,人人更勝於我,所以我將法號與我同,表示師徒一家,更能親近之意義也。

同時,我這位上師,根本就沒有上師的架子,一切隨隨便便。而我的一些弟子,看我這老師如同朋友一般,一向隨便了,也分不出誰是老師,誰是學生。我也沒有甚麼威嚴,也不會發號施令,一切隨緣,我就是這樣的一位上師。

然而,我對於我自己的老師,那就不同,我一見自己的老師,一定如見佛一般,雙腿下跪,頭磕地,雙手伸出,五體投地的一拜,以弟子禮去恭敬上師,同時,老師若在附近,我親自持供養去供奉上師,若在遠地,同樣用郵寄禮儀去供奉上師。這是我自己奉行事師的禮貌。

對於我的老師,時時憶念,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,凡一切法事早晚課,皆記憶皈依師父之時,對師父傳下的法,特別珍重。

佛法的本身,是重禮儀的,所以馬鳴菩薩的回向發願文有「事師法五十頌」,這是講學生如何來恭敬上師的禮儀。我把它寫了出來,我覺的,能做到就是盡力去做,不能做到,就隨緣,讓我們看看「事師法五十頌」,是說些甚麼?皈依的弟子要如何才算合於皈依的本份。